首页 >> 社科关注
金融化:时代的关键词
2021年05月04日 08:51 来源:《国际社会科学杂志(中文版)》2021年第1期 作者:中国学派 字号
2021年05月04日 08:51
来源:《国际社会科学杂志(中文版)》2021年第1期 作者:中国学派

内容摘要:有学者认为,当代世界变化最基本的背景是全球化;另一些学者则指出,金融化是过去一二十年的关键词。对于这些说法,我们应当如何看待?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有学者认为,当代世界变化最基本的背景是全球化;另一些学者则指出,金融化是过去一二十年的关键词。对于这些说法,我们应当如何看待?

  全球化与金融化

  全球化是与金融化同时发生的,或者说二者是互相交织、互相促进的。对于当今世界发生的很多重大社会经济政治变化来说,金融化才是更重要的背景。金融化之所以影响重大,是因为其影响力更大、更深,是一种全球性现象。世界上很少有国家不出现金融部门的经济、社会和政治重要性增大的情况。全球化也许可以通过贸易政策和贸易体制的改变而逆转,但金融化是难以逆转的,并且容易引发危机。201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爆发自不待言,如今金融危机爆发十周年已过,金融化仍是全球经济和社会最重要的进程和议题。

  确实,不只是最近十年,可以说自从20世纪80年代以来金融化就一直是全球经济社会变迁当中最重要的动态和趋势。它正在触及越来越多的社会领域和角落,深入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以债务为例,家庭债务通常被视为过去几十年金融化进程的主要特征之一,与金融危机的生成有关。金融化的一个重要方面,正是家庭债务的急剧增长。

  居民的消费债务状况也不乐观,尤其是年轻人。他们绝大多数在金融化之下根本无法实现“财务自由”,但当代社会消费主义盛行,炫耀性消费和“炫富”的社会文化氛围,“有房”“有车”的生活标准决定和影响着大部分人的生活,结果很多人负债超前消费。金融化的一大效应是贫富分化。新冠肺炎疫情让全球经济发展遭受重创,但是,中国造富的前进速度却没有放缓。

  确实,金融化这个主题或议题或问题在当今时代十分重要,可以说它是过去三四十年全球和中国最重大的经济社会变迁,也是过去几十年中国社会经济变迁当中最重要的关键词。从影响和决定经济社会变迁的意义上看,金融化可以说是全球社会政治变化的最重要进程之一,因为它对全球社会分层和社会结构的变化产生了其他因素无法比拟的影响。

  正因如此,研究金融化的本质及其积极、消极影响,具有重大现实意义。金融化可以说是推进和深化国际社会科学研究的重大课题。然而,尽管这个问题如此重要,它却在某种程度上遭到了忽视。对于研究这个问题来说很重要的学科,比如经济学及其各个分支学科,虽然出现了很多关于金融资本主义的研究,但对金融化的研究深度和广度却不够。社会学则在很大程度上在这方面缺位了,关于金融化的社会影响的研究很少见。不同学科之间的合作研究和交叉学科研究更加缺乏。

  金融化:过度还是不足

  近年来,国内出现了一些研究金融化的成果,特别是关于作为资本主义积累体制和过程的金融化与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关系(欧阳彬2015;栾文莲等 2017)、金融化与发展实体经济的矛盾性和“两条道路之争”(江涌 2015)、大宗商品交易(戴险峰 2017)和普通商品交易(张成思 2019)的金融化、金融化资本主义的社会影响(杨典、欧阳璇宇 2018)等研究。但总的来说,有关金融化的研究还有待深化,尤其是金融化与社会的关系、对社会各领域的影响等方面。

  由于学科缺位和研究不够深入,导致人们对目前金融化的了解和认识很模糊,出现了两种矛盾的说法:有人说过度金融化了,又有人说金融化不足。近些年尤其是最近几年,金融业发展迅猛,这样的势头在有些业内人士看来似乎“过猛”,可能带来很多问题,但在另一些人眼中,这种迅猛发展并没有缓解中小企业贷款难等问题,因此认为金融化还远远不够。双方各执一词。

  实际上,之所以出现既有人认为过度又有人认为不足的情况,是因为像全球化一样,金融化是一个复杂、多维的长期过程。“金融化进程是由历史和空间决定的。在同样的地方(国家或地理区域),它们的特征取决于随着时间推移而不断变化的条件,而在具体的时间和不同的地方,金融化通常是不一样的。因此,不应认为金融化在不同的时间和空间当中都是同质的或恒定不变的,而应当将它们视为五花八门、斑驳陆离的过程”(贾瑞霞 2021)。对于金融化,也应当像对待全球化一样,从多个学科、多个视角并采用多种方法进行研究和分析。有关应当如何理解和定义“金融化”这个概念,英国著名经济学家马尔科姆·索耶(Sawyer 2013)和意大利经济学家阿历山德罗·维塞里(Vercelli 2013)曾作过深入研究和总结,值得参考。

  应当说,金融化过度和金融化不足的问题都存在,这取决于从什么维度和什么视角观察和理解。从实体经济需要依托金融的角度看,在有些国家确实存在投资渠道和融资路径都不够畅通等问题,实体经济需要金融,但金融的配合程度还不达标,金融不足;从金融业自身情况和实体经济附加金融属性的角度看,金融化的发展程度则可能大大超过了现实需要。因此,金融化过度和不足也许是并存的,说明了金融化问题的复杂性,需要站在更高层次上,以更广阔的视野审视金融业和实体经济结构性失衡的问题。

  本期专刊内容简介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欧美学术界对金融化问题开展了很多研究,一些多学科、交叉学科、多角度的深入研究尤其具有启发意义。本期《国际社会科学》(中文版)尝试从多学科、多角度介绍这些研究成果,以促进和深化国内的金融化研究。

  在收入本期杂志的《从经济金融化到社会金融化——社会学金融化研究的兴起与展望》一文中,艾云和向静林(2021)首先指出,伴随着世界金融体系日益交织和金融市场扩张,越来越多的货物、活动和服务被纳入金融交易和金融系统,近些年来出现了从经济金融化向社会金融化的重大转变。金融的逻辑渗透到人们的日常生活并成为人们社会交往和互动的底层逻辑,金融化议题越来越引起经济学之外的社会科学家的重视。艾云和向静林追溯了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新古典经济学对经济金融化的概念定义、测量指标及经济与社会后果分析的主要研究成果。在此基础上,结合过去十年经济社会学等学科的金融化研究脉络,以及当下新兴的金融市场实践,对从社会学视角和中国发展经验看待金融化未来的研究路径和课题进行了讨论和展望。

  欧盟在2011—2016年间开展的“金融化、经济、社会和可持续发展”(FESSUD)项目是目前世界上研究金融化的规模最大、跨国性、多学科合作项目。如前所述,金融化是一个多维度的进程,其影响涉及社会经济政治乃至文化的各个方面,需要从多学科、交叉学科的角度进行研究和分析,而欧盟该项目集合了欧洲多所一流大学和研究机构多个学科的资源和力量,对当今金融化时代的各个方面作了比较全面深入的研究、调查和分析,产生了300多篇报告和论文。该项目对以下多个方面的主题或问题作了探索:如何理解金融化?西方主流正统经济学和异端经济学如何理解、分析和理论化货币、金融和金融化?如何认识和分析经济危机尤其是2008年金融危机?如何看待金融化的全球扩展,金融化与全球化、发展和全球治理的关系?如何理解金融化与债务、养老金、住房和水等物品和服务的提供制度的变化与“日常生活金融化”?金融化与环境保护和可持续发展是什么样的关系?金融化与减少国家调节和金融自由化是什么样的关系?金融化对欧洲经济和金融发展有何启示?等等。

  贾瑞霞(2021)从总体上介绍了欧盟的这个研究项目,以及该项目对“金融化”的理解、定义和对当今金融化时代即“第二次金融化”的特征的分析。同时,介绍了该项目以下方面的内容:如何在思考经济学关于货币、金融的理论基础上,理解一般意义上的金融危机和具体来说2008年的危机,解释危机生成的原因,分析其后果;为了研究金融化对各国金融系统的影响,对多个国家的金融系统进行的研究,以及对金融化之下各国金融部门的变化的深入分析;欧洲国家和美国、日本、土耳其、南非等国监管、减少监管与金融自由化的情况,尤其是金融化时代的减少监管和金融自由化的经验及其与金融危机发生的联系。

  王福兴(2021)对欧盟该项目当中涉及“金融化与发展”主题的研究成果作了总结,指出大致从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开始的当今金融化时代,是与新自由主义和全球化同时发生的。经过40多年,金融化已经成为一种近乎全球性的现象,世界上很少有国家不出现金融部门的经济、社会和政治重要性增大的情况。即便不是在所有国家,也是大多数国家都在发生着这种意义上的金融化过程。而且,从当前的金融化时代一开始,各国的条件就不相同,金融化的速度和结构也不相同。长期以来,金融化就一直在资本主义国家当中发生,这些进程在西欧和北美工业化资本主义国家中得到了最强有力的推进。但是,金融化并不是在有着同样经济地位和经济实力的国家之间发生的。该项目提出了“依赖性金融化”概念,并联系发展中经济体或新兴经济体的情况对依赖性金融化作了研究,其中包括若干国别和地区经验的研究,以及对中国等四个大型新兴经济体未来前景的分析。

  何健(2021)指出,“日常生活金融化”研究被列为金融化研究的三种主要路径之一。欧盟“金融化、经济、社会和可持续发展”项目当中很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是关于“日常生活金融化”或者说社会金融化的研究,即考察金融化对社会生活各个方面和社会福祉的影响。该项目开展了有关金融化与物质文化的讨论,因为这种文化是金融化时代的风气和精神面貌。家庭债务的兴起,通常被视为过去几十年金融化进程的特征之一,与金融危机的生成有关。金融化的一个重要方面,是家庭债务的急剧增长。该项目开展了有关家庭债务及其增长与不平等的关系方面的研究。有关金融部门和福祉的实证研究,是该项目的重要特色。在有关社会福祉这一重要主题上,该项目重点研究了金融化与养老金的关系,以及金融化对其他物品和社会服务提供的影响,比如对住房和供水的关注。此外,该项目还开展了一些案例研究,包括一份涉及金融化与福祉的顶层设计性质的政策报告,其中有“去金融化”的建议。

  刘悦(2021)介绍,欧盟“金融化、经济、社会和可持续发展”项目的一个重要部分,是从环境可持续性的观点研究金融化与可持续性的关系,其关注的焦点是现有能源体系的不可持续性、向低碳经济快速过渡的必要性和建成环境的金融化等主题。该项目取得了以下主要研究成果:(1)探讨了几个至关重要的方法论问题;(2)分析了基于流行碳燃料用法的现有能源体系的不可持续性,重点关注向低碳经济快速过渡的紧迫性;(3)对金融工具为推动和促进向低碳经济过渡所能发挥的作用进行了分析,并就不断增长的能源衍生产品交易对可持续性的意义进行调研;(4)进行了让物质和能源社会生态流动的“实体”经济的可持续性摆脱金钱的探讨;(5)研究了建成环境的金融化与城市可持续性之间的关系;(6)探讨了金融化的经济中不断增多的影响环境政策的问题,以及从前述分析中得出的主要政策启示。

  应当指出,由于欧洲国家的幅员和人口经济规模,它们在金融化的深度(如证券化程度、金融衍生产品的复杂程度、企业股东价值最大化的程度等)方面不如美国,在金融化的强度(猛烈程度、基本积累和集中度以及债务的规模等)方面不如中国。尽管如此,他们的研究项目的规模、涉及的学科和投入的资源,使其研究很有深度并达到很高水平。尤其是前述项目,其研究报告和成果无论对学术界还是对政策制定都具有重要的参考和启发意义。

  由于金融化与信息通信技术的发展密切相关,我们选择一篇介绍国外有关信息通信技术与金融化关系最新研究成果的文章。邹珺(2021)介绍了信息技术学者对金融化研究文献当中的主题、议题和关键争论的考察,以及对金融化文献所作的交叉学科性评述。文章举例说明学者们是如何确定信息技术在金融市场和金融化方面发挥重要作用的。然后,简要概述了方法论方面的考察,指出相关关系和因果关系还需要在金融化研究当中作出更多的澄清,这种研究有时候将结局视为政策决定或技术变革的直接结果。接下来,他简要地讨论了将金融化作为一种需要更细致定义、通过学科整合来破解的问题的重要性。将金融化输入信息技术研究领域,须要形成某种至关重要的意识,即意识到该领域的各种元理论假设。信息技术研究者要承认,选择相关研究问题以及用来回答问题和解释研究结果的方法,是受到心照不宣的范式假设影响的。这些研究者试图通过改编吉布森·布里尔(Gibson Burrell)和加瑞思·摩根(Gareth Morgan)1979年为研究技术发展而提出的范式分解矩阵,为将金融化研究与信息技术研究连接在一起提供认识论基础。

  最后,我们从金融化对精英阶层影响的角度,观察一下国外学者对金融化后果的研究,主要关注焦点是金融化对发达社会精英和权力的影响的分析。吴文耀(2021)介绍了著名社会理论和文化研究杂志《理论、文化与社会》不久前以“全球化之后的精英和权力”为主题发表的一期专刊。该专刊编者主张围绕一个新的研究议程来重新启动精英研究,这种议程可以利用当今社会科学的多样性。他们认为,金融化是从学术上开展精英研究的大好时机。他们从回顾最初的精英研究政治规划和韦伯式问题入手,这种问题曾经启发著名精英研究学者米歇尔斯和米尔斯的研究。这两人在20世纪10年代和50年代的共同参照点是大众民主制度,两人都是回答民主制度如何因为大众型政党的官僚体系或某种权力三角关系而遭遇挫折的问题。该专刊编者建议,往后的研究应从对米歇尔斯和米尔斯论证其观点时做出的假设(这些假设通常引起争议,或者说已经过时)进行明确的反思入手。他们试图说明为何金融化是重启精英研究的关键。这是因为,从经济上说,金融化是财富和收入向上转移的关键,而从知识上说,金融化这个问题也足够宽广,可以作为不同视角的参照点。由此,对金融化的研究需要进行协作,他们提出了一些具体的研究节点。此外,他们还列举了贯穿收入该专刊的文章的四个主题,这些主题可以为当下的精英研究提供研究依据:新的国家—资本关系;创新性的价值抽取形式;流动时代新精英的缺乏保障性和资源;精英中介和专家的作用。

  未来研究方向

  收入本期《国际社会科学杂志》(中文版)的文章,只是反映了国外金融化研究的部分研究方法和成果。目前,国外有关金融化的研究正在不断涌现,国内学者的兴趣也在增长,不同学科、不同视角、不同方法的研究正在增多。放眼未来,以下问题值得更进一步深入探索:

  作为一种积累机制,金融化在不同的时间空间、不同的社会文化及制度和历史背景之下是如何运行的?如前所述,金融化有一定的模糊性。尤其是,如何联系具体的制度和社会文化背景,解释并让人们看清不同时间空间的金融化的特点,是一个很有前景的研究课题。例如,在过去二三十年里,“以金融化带动的城市化”是如何作为一种积累机制运行的?

  金融化是如何具体影响收入分配的?更进一步,金融化对社会分层和社会结构有何影响?这是既有趣也很重要的问题。目前国内关于社会分层的研究,很大程度上忽视了金融化造成的建成环境(住房)资产化、债务增多、基本生活物品和服务被纳入金融化过程等因素对社会分配的影响。因此,这些方面的研究也有待深入。

  此外,金融化与文化、制度、信息技术等科技的发展和创新之间的关系,也是值得探讨的研究课题。

 

  作者:梁光严,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副编审,长期从事国外社会科学的翻译与研究工作,发表过多篇有关全球性问题和全球化研究的论文和《全球化:社会理论与全球文化》(上海人民出版社,2000)、《资本主义全球化及其替代方案》(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9)等译著。Email: liangguangyan@hotmail.com 

 

作者简介

姓名:中国学派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振)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m5彩票重庆时时彩
网站地图 m5彩票幸运28 m5彩票加拿大28 m5彩票腾讯分分彩
菲律宾申博开户送88元 申博官网55 太阳城集团彩票游戏
中国棋牌 神州娱乐 银泰真人博彩网 u宝娱乐注册登入
gt彩票东京28 m5彩票江苏11选5 gt彩票新加坡2分彩 m5彩票广西快三
gt彩票黑龙江时时彩 gt彩票东京28 m5彩票江苏快三 gt彩票黑龙江时时彩
822TGP.COM 967SUN.COM XSB591.COM 298PT.COM XSB885.COM
188BBIN.COM 78XTD.COM 8RAS.COM 888xsb.com 987cw.com
729cw.com 717sj.com 726SUN.COM 1385170.com 1112989.COM
na138.com 1117118.COM 3466111.COM S618F.COM 316s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