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史 >> 中国古代史
履与礼:汉晋等级秩序的立足点
2021年04月27日 09:27 来源:《江苏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21年第2期 作者:王子今 字号
2021年04月27日 09:27
来源:《江苏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21年第2期 作者:王子今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摘要:自上古时代起,“礼”与“法”结合,共同成为确定社会秩序的支柱。可以看到,人类从直立行走开始支持站立与实现空间位置移动的“足”,被规范了以“礼”为崇高名义的严格制度。以汉晋时期为例,关于“履”的规格设定,成为体现社会地位的表现之一。“赐带剑履上殿”,是执政集团顶端人物的特权。由“孔子履”收藏于西晋武库,可知这一历史文物具有重要文化象征符号的意义。“跣足”作为礼制规定的动作,通常也表示谢罪态度。这是与身份低下者的行走方式一致的。政治制度对社会人生的全面规范,成为中国文化的传统范式。足底的“履”与头顶的“冠”同样,共同成为标志于个人身体的等级特征。

  作者简介: 王子今(1950—),男,河北武安人,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秦汉史研究。

  “礼”与“法”很早就实现了结合,共同构成确定社会秩序的基点与支柱。通过对汉晋时期社会历史的考察,可以看到人类从直立行走开始支持站立与实现空间位置移动的“足”,被规范了以“礼”为崇高名义的严格制度。标榜为“礼”的等级规范,有以“舆服”称代的文献形式。其中对于“舄”“履”的形制、材质与色彩等,都有明确要求。有关“履”的规格设定,是体现社会地位的表现之一。“赐带剑履上殿”,成为执政集团高端决策者的特权。“孔子履”作为宝物收藏于西晋武库,体现了其作为重要文化象征符号的意义。“跣足”作为礼制规定的动作,通常也表示谢罪态度,这是与身份低下者的行走方式一致的。政治制度对社会人生的全面规范,成为中国文化的传统范式。作为通常显现于人们身体的等级标志,包括服饰中最顶端的“冠”和最底端的“履”。“履”,在某种意义上成为等级秩序的立足点。

  一、秦二世“视群臣陈履状善者,因行残败而去”

  贾谊《新书》卷六《春秋》讲述了秦二世胡亥童年时期的一次恶作剧表现:“二世胡亥之为公子,昆弟数人。诏置酒飨群臣,召诸子赐食先罢。胡亥下陛,视群臣陈履状善者,因行残败而去1。诸侯闻之,莫不大息。及二世即位,皆知天下之弃之也。”2由“诸侯闻之,莫不大息”推想,故事背景当在秦统一之前。据《史记》卷六《秦始皇本纪》“二世皇帝元年,年二十一”3,可知当时胡亥是年不满9岁的童子。这符合三国时人曹冏“胡亥少习刻薄之教”的说法4。

  这一故事说明上层社会对“履”的质量和色状的重视,秦“群臣”颇有“履状善者”。另外也说明当时制度,“祠庙上殿当解履”5。

  明代学者曾经分析“脱履入殿”之“古人礼仪”:“古人席地而坐,饮食用笾豆,亦席地以设。故侍坐于长者,履不上于堂。入则脱履,出则内履。虽以致洁,亦便跪拜。若今脱履上殿,意者恐有履声,嫌于不恪。”6这是说“脱履入殿”以求方便、清洁、安静的意义。谈迁《国榷》追述古时礼俗制度:“古者侍坐于长者,履不上堂,解履不敢当阶。”7则强调其恭敬。清人惠士奇分析说:“盖燕飨在堂,履杖不上堂,陈于陛下僻隐之处。故胡亥下陛得坏之。八十杖于朝者,履杖上堂,犹剑履上殿,异数也。”8这是说这一风俗形式成为礼制传统的情形。

  贾谊作为教育家,曾经有教诲长沙王、梁王的实践9。他讲述有关“胡亥下陛,视群臣陈履状善者,因行残败而去”,是与楚国令尹孙叔敖的故事以为比较的10。其中有关“履”的情节,可以帮助我们认识和理解当时的礼俗制度。

  二、“赐带剑履上殿”制度

  西汉名臣萧何作为汉高祖刘邦实现建国事业的主要谋臣,得到可以“带剑履上殿”的特殊待遇。《史记》卷五三《萧相国世家》记载:“……于是乃令萧何第一,赐带剑履上殿,入朝不趋。”11《后汉书》卷三六《陈元传》说:“高帝优相国之礼”,李贤注:“萧何为相国,高帝赐剑履上殿,入朝不趋”12。笔者以为这一优遇具有“礼”的意义。

  东汉外戚梁冀也曾享受这一优遇。《后汉书》卷三四《梁冀传》:“……于是有司奏冀入朝不趋,剑履上殿,谒赞不名,礼仪比萧何。”13汉末权臣董卓以凉州军阀身份入京控制朝政,同样享有臣下最高待遇。《三国志》卷六《魏书·董卓传》载:“卓迁相国,封郿侯,赞拜不名,剑履上殿。”14

  后继者又有强势政治人物曹操。《三国志》卷一《魏书·武帝纪》记载:“天子命公赞拜不名,入朝不趋,剑履上殿,如萧何故事。”裴松之注引《魏书》曰:“辛未,有司以太牢告至,策勋于庙,甲午始春祠,令曰:‘议者以为祠庙上殿当解履。吾受锡命,带剑不解履上殿。今有事于庙而解履,是尊先公而替王命,敬父祖而简君主,故吾不敢解履上殿也。’”15曹真、曹爽在曹魏政权中也相继获得这一特权。《三国志》卷九《魏书·曹真传》写道:“朝洛阳,迁大司马,赐剑履上殿,入朝不趋。”《三国志》卷九《魏书·曹爽传》记载:“明帝崩,齐王即位,加爽侍中,改封武安侯,邑万二千户,赐剑履上殿,入朝不趋,赞拜不名。”16

  司马氏地位上升,魏晋之际又看到历史的重演。《三国志》卷四《魏书·三少帝纪·高贵乡公髦》关于司马师威权有这样的表述:“假大将军司马景王黄钺,入朝不趋,奏事不名,剑履上殿。”17

  诸葛恪“剑履上殿”,则是非常情形。《三国志》卷六四《诸葛恪传》记载,孙峻“阴计”“伏兵”杀诸葛恪,已有迹象暴露,“恪踌躇而还,剑履上殿”,但是最终仍然为孙峻所杀18。

  三、“履”的礼制意义

  前引萧何得“带剑履上殿”为“高帝优相国之礼”,以及梁冀“剑履上殿”“礼仪比萧何”的说法,将“履”与“礼”“礼仪”联系了起来。

  公孙弘曾经叙说“仁”“爱”“义”“宜”及“礼”“履”的字义关系:“臣闻之,仁者爱也,义者宜也,礼者所履也。”19所谓“礼者所履也”,强调了“履”与“礼”的特定关系。后世也有“夫礼者,体也,履也,示之以迹”的说法20。“履”与“礼”的字义,被赋予了文化关联的内涵。

  史载王莽“折节行仁,克心履礼,拂世矫俗,确然特立”21,形成了其政治威望。“行仁”“履礼”成为正统道德表彰的确定语式。《汉书》卷一〇〇下《叙传下》关于“述《礼乐志》”,引用《易·履》《易·豫》文字:“上天下泽,春雷奋作。”颜师古注:“刘德曰:‘《兑》下《乾》上《履》,《坤》下《震》上《豫》。履,礼也。豫,乐也。取《易》象制礼作乐。’师古曰:‘《易》象曰‘上天下泽《履》,雷出地奋《豫》’,故具引其文。’”22所谓“履,礼也”,是儒学经典内容的经典解说。

  “履”以所谓“示之以迹”,具有了引申意义,作为表现遵行、实践、循蹈等行为的动词。朱浮上疏称颂汉光武帝刘秀的高尚表现,言“陛下清明履约,率礼无违”23,从“履约”“率礼”文字体会,其实是间接说到“履”“礼”的。

  除了“履礼”“履约”,我们还看到“履仁”24,“履”“节”25,“履法度”26,“履孝道”27,“履九德”28等不同的说法。诸多对种种正面表现的颂扬,依然沿袭“履礼”的原则。如《三国志》卷二五《魏书·高堂隆传》:“今若有人来告,权、禅并修德政,复履清俭,轻省租赋,不治玩好,动咨耆贤,事遵礼度。”29所说“履清俭”,仍归结于“遵礼度”。又如《三国志》卷二九《魏书·方技传·管辂》:“谦则裒多益寡,壮则非礼不履。”30仍旧沿承前引《汉书》卷五八《公孙弘传》“礼者所履也”及《汉书》卷九九上《王莽传上》“行仁”“履礼”之说。

  “履”和“礼”的关系,还可以通过下面的史例得以说明。史家指出,中原文化影响边远地方之“礼化”能够通过“冠履”的传布得以实现。《后汉书》卷八六《南蛮传》写道:“光武中兴,锡光为交阯,任延守九真,于是教其耕稼,制为冠履,初设媒娉,始知姻娶,建立学校,导之礼义。”31《三国志》卷五三《吴书·薛综传》也说,秦汉开始经营南海诸郡,“自斯以来,颇徙中国罪人杂居其间,稍使学书,粗知言语,使驿往来,观见礼化。及后锡光为交阯,任延为九真太守,乃教其耕犁,使之冠履。为设媒官,始知聘娶。建立学校,导之经义。由此已降,四百余年,颇有似类。”32所谓“制为冠履”,作为“导之礼义”的方式;而“使之冠履”,是实现“礼化”的步骤。

  四、“履”的服用等级

  鞋履穿着于足,用以践地。《说文·尸部》说:“履,足所依也。”段玉裁注有这样的解说:“履依叠韵。古曰屦,今曰履。古曰履,今曰鞵。名之随时不同者也。引申之训践。”33朱骏声《说文通训定声》写道:“足所依也。”“又会意舟象履形,尸声,古文从舟从足从页。古曰舄曰屦,汉以后曰履,今曰鞵。此字本训践,转注为所以践之具也。”34

  履为“足所依”,因社会等级差异,履的形制自然多有不同。据说汉武帝宠妃钩弋夫人用“丝履”35。《汉书》卷二四上《食货志上》描绘富商的活跃:“千里游敖,冠盖相望,乘坚策肥,履丝曳缟。”36“履丝”,是高等级消费的标志37。又有以珍珠装饰而称“珠履”者38。王莽曾受“句履”,应是前端突出,形制特别的履39。《后汉书》卷二《明帝纪》称之为“絇履”40。《续汉书·舆服志下》说到“赤舄絇履”,“赤舃,服絇履”,又引“《记》曰:‘知天者官述,知地者履絇。’”41据说王莽喜欢“厚履”,或体现其对“张起”之势的追求42。当然也可能是为了行走时以此形成适当弹性以实现减震的设计。刘盆子为赤眉军立为帝,拥立者“为制绛单衣、半头赤帻、直綦履,乘轩车大马,赤屏泥,绛襜络”,其中“直綦履”,李贤注:“綦,履文也。盖直刺其文以为饰也。”43似是说“履”的刺绣纹饰。

  普通人所“践”“依”之“履”,有“葛屦履霜,敝由崇俭”的说法44。史籍又可见所谓“虽为上公,天性节约,敝衣绳履,食无兼肉”45。“敝衣绳履”是普通服饰。《三国志》卷一〇《魏书·荀彧传》裴松之注说祢衡故事:“衡著布单衣,綀布履,坐太祖营门外,以杖捶地,数骂太祖。”46所谓“綀布履”,应当也是普通人所“著”之“履”。底层平民亦服用“草履”。《史记》卷七六《平原君虞卿列传》:“虞卿者,游说之士也。蹑蹻檐簦说赵孝成王。”裴骃《集解》:“徐广曰:‘蹻,草履也。’”47《汉书》卷二三《刑法志》说,受刑者“菲履赭衣而不纯”。颜师古注:“菲,草履也。”48三韩地方民俗,服用“布袍草履”49,当然也是社会下层的风习。

  刘备“少孤,与母贩履织席为业”50。曹操于是曾经斥骂刘备“卖履舍儿”51。刘备之所以受到鄙视,是因为其所经营的,是下层民众所著之“履”。更有“贫苦饥寒”者,甚至“履不完”,以致“行雪中,履有上无下,足尽践地”,使得“道中人笑之”52。

  对于名士生活的简朴风格,则有“衣敝履空”等形容53。帝王穿不加鞣制的生革履,也是崇尚节俭的典型表现。如汉文帝“无取纷华”事迹54。某些高官贵族也以“曳革履”传为美谈55。曹操“后宫衣不锦绣,侍御履不二采”,也体现“雅性节俭,不好华丽”的特别习性56。

  “履”和政治地位相关,还有其他实例。汉灵帝时,“十常侍”“皆免冠徒跣顿首”请罪,“有诏皆冠履视事如初”57。曹操厚待蔡文姬,“文姬进,蓬首徒行,叩头请罪”,“时且寒,赐以头巾履袜。”58由曹操赐“履袜”可知,蔡文姬“徒行”,即“徒跣”而“行”。所谓“蓬首徒行”,当和“请罪”的政治表态有关。

  五、“履”的文化象征

  在张良得黄石公传兵书的故事中,“履”是作为重要道具出现的。《史记》卷五五《留侯世家》:“良尝闲从容步游下邳圯上,有一老父,衣褐,至良所,直堕其履圯下,顾谓良曰:‘孺子,下取履!’良愕然,欲殴之。为其老,强忍,下取履。父曰:‘履我!’良业为取履,因长跪履之。父以足受,笑而去。良殊大惊,随目之。父去里所,复还,曰:‘孺子可教矣。后五日平明,与我会此。’良因怪之,跪曰:‘诺。’”相约两次,“父已先在”。第三次,“良夜未半往。有顷,父亦来,喜曰:‘当如是。’出一编书,曰:‘读此则为王者师矣。后十年兴。十三年孺子见我济北,谷城山下黄石即我矣。’遂去,无他言,不复见。旦日视其书,乃《太公兵法》也。良因异之,常习诵读之。”后来辅佐刘邦,“良数以《太公兵法》说沛公,沛公善之,常用其策。”张良遂有“沛公殆天授”之说59。张良能够“运筹策帷帐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60,似乎主要由自黄石公所授“一编书”。而与“履”相关的情节,形成了深刻的历史记忆。此即《晋书》卷八九《忠义传·王豹》所谓“张良履足之谋”61。也有人评论:“子房不下取履,则博浪沙中一侠士尔,安能辉映今古,使人疑为王者之佐哉?”62其中有神秘主义色彩,《论衡·纪妖》以为:“是高祖将起,张良为辅之祥也。”“盖吉凶之象,神矣;天地之化,巧矣。”又说:“《太公兵法》,气象之也”,而“非时”63。《唐开元占经》卷三八《填星占一》引《黄石公三略》曰:“初,张良遇神老于路,则脱履,命良取之。良跪而进之,老曰:年少可教,与良三期而后付《三略》焉。”64其实,“履”,是“老父”与“孺子”,“神老”与“年少”之间知识传递、传统继承、智谋授予的程式象征。唐人释法琳《辩正论》卷七于是称之为“子房授履之术”65。王绩诗作《张良遇黄石公》,也有“张良授履”词句66。

  类似的历史情节,又见于张释之为王生“结韤”故事。《史记》卷一〇二《张释之冯唐列传》:“王生者,善为黄老言,处士也。尝召居廷中,三公九卿尽会立,王生老人,曰‘吾韤解’,顾谓张廷尉:‘为我结韤!’释之跪而结之。既已,人或谓王生曰:‘独奈何廷辱张廷尉,使跪结韤?’王生曰:‘吾老且贱,自度终无益于张廷尉。张廷尉方今天下名臣,吾故聊辱廷尉,使跪结韤,欲以重之。’诸公闻之,贤王生而重张廷尉。”67“王生老人”,自称“吾老且贱”,通过“使跪结韤”与“方今天下名臣”“张廷尉”形成的关系,生成“贤王生而重张廷尉”的舆论效应。“结韤”“授履”所以不同,是因为背景在“廷中”,必须“脱履”的缘故。“韤”在这里于是成为替代“履”的文化媒介。

  “孔子履”,曾经作为一种文化纪念受到珍视。《后汉书》卷四二《光武十王传·东平宪王苍》:“今鲁国孔氏,尚有仲尼车舆冠履,明德盛者光灵远也。”68钟离意为鲁相,珍视孔子“剑履”。据说“孔子教授堂下床首悬瓮”即所谓“夫子瓮”“丹书”文字:“后世修吾书,董仲舒。护吾车,拭吾履,发吾笥,会稽钟离意。”69《续汉书·郡国至二》“鲁国”条刘昭注补引《意别传》:“意省堂有孔子小车乘,皆朽败,意自粜俸雇漆胶之直,请鲁民治之,及护几席剑履。后得瓮中素书,曰‘护吾履,钟离意’。”70“孔子履”后来成为皇家收藏的宝物。西晋皇家武库意外火灾,《晋书》卷二七《五行志上》记载:“……是以累代异宝,王莽头,孔子屐,汉高祖断白蛇剑及二百万人器械,一时荡尽。”71《晋书》卷三六《张华传》写道:“武库火,华惧因此变作,列兵固守,然后救之,故累代之宝及汉高斩蛇剑、王莽头、孔子屐等尽焚焉。”72《晋书》所谓“孔子屐”,《宋书》作“孔子履”。《宋书》卷三二《五行志三》载:“……是以累代异宝,王莽头,孔子履,汉高断白蛇剑及二百万人器械,一时荡尽。”73充分显示孔氏圣贤“明德盛者光灵远也”的“孔子履”,后来被看作“累代之宝”用心收存。

  六、政治生活中的“跣足”表演

  在《史记》中可以看到社会上层人物“跣行”“践”,也就是赤足行走的特别表现。不用鞋履赤脚而行的贵族人物,用这种形式表达异于常规的情绪和态度,成为秦汉社会史镜像中有趣的画面。王侯的“跣”“践”,以模仿下层劳动者形象的方式,表示谦恭、卑下、服罪、自谴。“跣”“践”,常常作为特别的政治形象保留在历史记忆中。

  《史记》卷五三《萧相国世家》记载了刘邦和萧何之间体现君臣关系的一次冲突:“上罢布军归,民道遮行上书,言相国贱强买民田宅数千万。”刘邦至长安,萧何谒,刘邦笑着说:“夫相国乃利民!”同时将“民所上书皆以与相国”,说道:“君自谢民。”然而,“相国因为民请曰:‘长安地狭,上林中多空地,弃,愿令民得入田,毋收稾为禽兽食。’”刘邦大怒,愤然斥责:“相国多受贾人财物,乃为请吾苑!”于是,“乃下相国廷尉,械系之”。数日之后,“王卫尉侍,前问曰:‘相国何大罪,陛下系之暴也?’”刘邦说:“吾闻李斯相秦皇帝,有善归主,有恶自与。今相国多受贾竖金而为民请吾苑,以自媚于民,故系治之。”王卫尉说:“夫职事苟有便于民而请之,真宰相事,陛下奈何乃疑相国受贾人钱乎!且陛下距楚数岁,陈豨、黥布反,陛下自将而往,当是时,相国守关中,摇足则关以西非陛下有也。相国不以此时为利,今乃利贾人之金乎?且秦以不闻其过亡天下,李斯之分过,又何足法哉。陛下何疑宰相之浅也。”刘邦虽“不怿”,但是当天就“使使持节赦出相国”。萧何“年老,素恭谨”,其表现尤为谦卑,“入,徒跣谢”,即赤足觐见,恭敬谢罪。刘邦说:“相国休矣!相国为民请苑,吾不许,我不过为桀纣主,而相国为贤相。吾故系相国,欲令百姓闻吾过也。”刘邦所谓“夫相国乃利民”,司马贞《索隐》:“谓相国取人田宅以为利,故云‘乃利人’也。所以令相国自谢之。”74萧何因请令民入上林田事激怒刘邦,而最终又得和解。老年相国萧何本来是刘邦实现“并天下”75成功的最亲密的助手,因功“第一”,享有“赐带剑履上殿,入朝不趋”的特权,这时则“徒跣谢”,成为史家瞩目的特别表现。

  邓通为汉文帝弄臣。《史记》卷九六《张丞相列传》记载丞相申屠嘉惩罚邓通的故事:“嘉为人廉直,门不受私谒。是时太中大夫邓通方隆爱幸,赏赐累巨万。”汉文帝甚至曾经到邓通家“燕饮”,可知宠幸的程度。“是时丞相入朝,而通居上傍,有怠慢之礼。”申屠嘉奏事之后,说:“陛下爱幸臣,则富贵之;至于朝廷之礼,不可以不肃!”汉文帝说:“君勿言,吾私之。”申屠嘉“罢朝坐府中”,“为檄召邓通诣丞相府,不来,且斩通。通恐,入言文帝。”汉文帝说:“汝第往,吾今使人召若。”于是,“通至丞相府,免冠,徒跣,顿首谢”。而申屠嘉“坐自如,故不为礼”,斥责道:“夫朝廷者,高皇帝之朝廷也。通小臣,戏殿上,大不敬,当斩。吏今行斩之!”邓通“顿首,首尽出血”,亦不能纾解申屠嘉的愤怒。“文帝度丞相已困通,使使者持节召通,而谢丞相曰:‘此吾弄臣,君释之。’邓通既至,为文帝泣曰:‘丞相几杀臣。’”76邓通当时“免冠,徒跣,顿首谢”,其实已经实现了申屠嘉消杀其“戏殿上,大不敬”嚣张气焰的目的。

  《史记》卷三三《鲁周公世家》记载:“(鲁昭公)三十一年,晋欲内昭公,召季平子。平子布衣跣行,因六卿谢罪。六卿为言曰:‘晋欲内昭公,众不从。’晋人止。”对于季平子“布衣跣行”的行为,裴骃《集解》:“王肃曰:‘示忧戚。’”77以反常的衣装和特殊的行走方式表示“忧戚”,显现其政治态度。“平子布衣跣行”,“练冠麻衣跣行”,以比较特殊的表现存留在历史记忆中。这一情形,可以作为我们理解秦汉“跣行”故事的参考。

  以“跣行”“示忧戚”的情形,亦见于丧礼“践”“跣”礼俗。《史记》卷一〇《孝文本纪》载录汉文帝坚持薄葬的遗诏:“朕既不敏,常畏过行,以羞先帝之遗德;惟年之久长,惧于不终。今乃幸以天年得复供养于高庙。朕之不明与嘉之,其奚哀念之有!其令天下吏民,令到出临三日,皆释服。毋禁取妇、嫁女、祠祀、饮酒、食肉者。自当给丧事服临者,皆无践。绖带无过三寸,毋布车及兵器,毋发民男女哭临宫殿。殿中当临者,皆以旦夕各十五举声,礼毕罢。非旦夕临时,禁毋得擅哭。以下,服大红十五日,小红十四日,纤七日,释服。它不在令中者,皆以此令比率从事。布告天下,使明知朕意。霸陵山川因其故,毋有所改。归夫人以下至少使。”所谓“自当给丧事服临者,皆无践”,注家有“践”就是“跣”的解释。裴骃《集解》引服虔曰:“践,翦也。谓无斩衰也。”涉及丧服的形制。然而孟康的解释却是“践,跣也”。裴骃《集解》又引晋灼曰:“《汉语》作‘跣’。跣,徒跣也。”司马贞《索隐》指出:“《汉语》是书名,荀爽所作也。”78“践,跣也”,“跣,徒跣也”的意见,大概司马贞也是赞同的。

  《史记》还有秦史一则有关“跣”的故事的记录。秦穆公十二年(前648),晋国发生旱灾,向秦国请求粮食援助。秦输送粮食援救晋国,“以船漕车转,自雍相望至绛。”《史记》卷五《秦本纪》的这一记载79,更早见于《左传·僖公十二年》,称之为“汎舟之役”80。秦穆公十四年(前646),秦国饥荒,向晋国请求救灾的粮食,晋国国君召集群臣商议,虢射说,乘秦国遭受灾害“伐之,可有大功。”“十五年,兴兵将攻秦。”秦穆公发兵,“使丕豹将,自往击之。”在九月壬戌这一天,“与晋惠公夷吾合战于韩地”。晋君脱离主力部队,“与秦争利”,然而马陷入泥泞之中。秦穆公率麾下部众“驰追之”,没有捕得晋君,“反为晋军所围”。秦穆公受伤,“于是岐下食善马者三百人驰冒晋军,晋军解围,遂脱缪公而反生得晋君。”所谓“岐下食善马”的故事,是起初秦穆公丢失了“善马”,“岐下野人共得而食之者三百余人”,官吏抓捕了这些“野人”,准备法办。秦穆公说:“君子不以畜产害人。吾闻食善马肉不饮酒,伤人。”于是赐“野人”酒,并宣布赦免。“三百人者闻秦击晋,皆求从”,随从作战者见秦穆公被围,“亦皆推锋争死,以报食马之德”。战场形势转变,最终秦穆公“虏晋君以归”。对战俘的处置,引发了富有戏剧性的故事。秦穆公宣布:“吾将以晋君祠上帝。”周天子得到消息,说“晋我同姓”,为“晋君”的命运进行疏通。而秦穆公夫人正是晋君夷吾的姐姐,“夫人闻之,乃衰绖跣,曰:‘妾兄弟不能相救,以辱君命。’”秦穆公说:“我得晋君以为功,今天子为请,夫人是忧。”于是“乃与晋君盟,许归之”。提高了食宿待遇,“更舍上舍,而馈之七牢”。随后,“十一月,归晋君夷吾,夷吾献其河西地,使太子圉为质于秦。秦妻子圉以宗女。是时秦地东至河。”81据《史记》卷五《秦本纪》记载,秦晋之间两国国君均亲至对阵前沿的一场大战,秦穆公俘虏了晋君夷吾,而“夷吾姊”“衰绖跣”的表现,使得两国再度和好,秦国也得到了“河西地”,于是“秦地东至河”,实现了新的扩张。秦史的这一片段,说明了“衰绖跣”的特殊意义。

  政治格局与等级制度对社会人生的全面规范,成为中国文化的传统范式,影响至于人们身体的通常表现,包括“冠履”即头顶的“冠”与足底的“履”的等级标志作用。古代刑罚方式中与施用于头顶的“髡”相对应的残酷摧毁或限制“足”的行走能力的“刖”“剕”“膑”“釱”等,都是中国古代身体史研究应当关注的现象。相关学术主题的讨论,可以另文展开。

  注 释:

  1罗振义、钟夏:《新书校注》:“‘残’,《新序》、卢本作‘践’。”中华书局,2000年版,第260页。

  2《新书校注》:“‘之弃之’,《新序》作‘必弃之’,于义为长。”第250、260页。《太平御览》卷六九七引《贾谊书》亦作“必弃之”。(宋)李昉等撰:《太平御览》,中华书局用上海涵芬楼影印宋本,1960年版,第3110页。

  3《史记》,中华书局,1959年版,第266页。

  4《三国志》卷二〇《魏书·武文世王公传·广平哀王俨》裴松之注引《魏氏春秋》载宗室曹冏上书,中华书局,1959年版,第593页。

  5《三国志》卷一《魏书·武帝纪》裴松之注引《魏书》,第47页。

  6[明]俞汝楫编:《祭按厥明行事仪》,《礼部志稿》卷八三《宗庙备考·庙祀》,文渊阁《四库全书》本,第1298页。“履声”之例,有《汉书》卷七七《郑崇传》:“每见曳革履,上笑曰:‘我识郑尚书履声。’”中华书局,1962年版,第3255页。

  7谈迁指出,这一传统得以长期继承:“汉魏以后,朝祭皆跣袜。唐礼,正旦冬至称贺,上公一人至西阶,脱舄解剑。宋开宝通礼,太庙神裸馈食并禘祫,皇帝诣东阶,解剑脱舄。”[清]谈迁撰:《国榷》卷六,清钞本,第212页。

  8[清]惠士奇撰:《礼说》卷一三《秋官二》,文渊阁《四库全书》本,第219页。

  9保傅制度在西汉前期因高层执政者的特殊重视得以健全,不能说与贾谊就秦二世教训提出的警告和发表的建议没有关系。贾谊因此被称作“汉代对保傅教育思想论述最全面的”“教育家”。乔卫平、程培杰:《中国古代幼儿教育史》,安徽教育出版社,1989年版,第197页。

  10王子今:《秦二世胡亥童年故事及相关问题》,《人文杂志》,2010年4期。

  11《史记》,第2016页。

  12《后汉书》,中华书局,1965年版,第1233-1234页。

  13《后汉书》,第1183页。

  14《三国志》,第174页。《后汉书》卷七二《董卓传》:“寻进卓为相国,入朝不趋,剑履上殿。”第2325页。

  15《三国志》,第36、47页。

  16《三国志》,第281、282页。

  17《三国志》,第132页。

  18《三国志》,第1439页。

  19《汉书》卷五八《公孙弘传》,中华书局,1962年版,第2616页。

  20《旧唐书》卷二七《礼仪志七》,中华书局,1975年版,第1025页。

  21《汉书》卷九九上《王莽传上》,第4054页。

  22《汉书》,第4241页。

  23《后汉书》,第1143页。

  24《三国志》卷四《魏书·三少帝纪·高贵乡公髦》:“丙寅,诏曰:‘夫养老兴教,三代所以树风化垂不朽也,必有三老、五更以崇至敬,乞言纳诲,著在惇史,然后六合承流,下观而化。宜妙简德行,以充其选。关内侯王祥,履仁秉义,雅志淳固。关内侯郑小同,温恭孝友,帅礼不忒。其以祥为三老,小同为五更。’”第142页。

  25《后汉书》卷四八《杨终传》李贤注引《大戴礼》:“《大戴礼》曰:‘古者八岁出就外舍,学小。蓺焉,履小节焉。’”第1600页。

  26《后汉书》卷四〇下《班固传》:“游侠逾侈,犯义侵礼,孰与同履法度,翼翼济济也?”第1370页。

  27《后汉书》卷五五《章帝八王传·济北惠王寿》:“建和元年,梁太后下诏曰:‘济北王次以幼年守藩,躬履孝道,父没哀恸,焦毁过礼,草庐土席,衰杖在身,头不枇沐,体生疮肿。谅闇已来二十八月,自诸国有忧,未之闻也,朝廷甚嘉焉。《书》不云乎:用德章厥善。’”,第1807页。

  28《续汉书·祭祀志下》刘昭注补引《东观书》:“章帝初即位,赐东平宪王苍书曰:‘朕夙夜伏思,念先帝躬履九德”,《后汉书》,第3196页。

  29《三国志》,第714页。

  30《三国志》,第820页。

  31《后汉书》,第2836页。

  32《三国志》,第1251页。

  33(汉)许慎撰,(清)段玉裁注:《说文解字注》,上海古籍出版社据经韵楼臧版,1981年影印版,第402页。

  34(清)朱骏声:《说文通训定声》,武汉市古籍书店据湖北省图书馆藏临啸阁版,1983年影印版,第603页。

  35《史记》卷四九《外戚世家》张守节《正义》引《括地志》:“武帝末年杀夫人,殡之而尸香一日。昭帝更葬之,棺但存丝履也。”第1986页。

  36《汉书》,第1132页。

  37贾谊上疏陈政事,说道:“今民卖僮者,为之绣衣丝履偏诸缘,内之闲中,是古天子后服,所以庙而不晏者也,而庶人得以衣婢妾。”“僮”,颜师古注:“如淳曰:‘僮谓隶妾也。’”“闲”,颜师古注:“服虔曰:‘闲,卖奴婢阑。’”“庙而不晏”,颜师古注:“入庙则服之,宴处则不着,盖贵之也。”《汉书》卷四八《贾谊传》,第2242页。奴婢服用古来“贵之”的华丽的“履”,应是反常情形。“丹绨丝履”又见于《三国志》卷五〇《吴书·妃嫔传·孙休朱夫人》裴松之注引《搜神记》,第1201页。

  38《史记》卷七八《春申君列传》:“春申君客三千余人,其上客皆蹑珠履以见赵使,赵使大惭。”第2396页。

  39颜师古注:“孟康曰:‘今齐祀履舄头饰也。出履三寸。’师古曰:‘其形歧头。’”《汉书》卷九九上《王莽传上》,第4075页。

  40《后汉书》,第100页。

  41《后汉书》,第3665、3677、3667页。

  42《汉书》卷九九中《王莽传中》:“(王莽)长七尺五寸,好厚履高冠,以牦装衣,反膺高视,瞰临左右。”“以牦装衣”,颜师古注:“毛之强曲者曰牦,以装褚衣中,令其张起也。”第4124页。

  43《后汉书》卷一一《刘盆子传》,第481页。

  44《后汉书》卷四八《仲长统传》,李贤注:“《诗·魏风序》曰:‘葛屦,刺褊也。其君俭啬褊急,而无德以将之。’《诗》曰:‘纠纠葛屦,可以履霜。’郑玄注云:‘葛屦贱,皮屦贵,魏俗至冬犹葛屦,可用履霜,利其贱也’。”第1660-1661页。

  45《后汉书》卷七三《刘虞传》,第2354页。

  46《三国志》,第312页。

  47《史记》,第2370-2371页。

  48《汉书》,第1110页。

  49《后汉书》卷八五《东夷传·三韩》,第2819页。《三国志》卷三〇《魏书·东夷传》:“(夫余人)履革鞜”,“(韩人)足履革蹻蹋。”第841、851页。

  50《三国志》卷三三《蜀书·先主传》,第871页。

  51《三国志》卷一九《魏书·任城威王彰传》,第556页。

  52《史记》卷一二六《滑稽列传》,第3208页。

  53《汉书》卷七二《鲍宣传》:“……唐尊伯高,皆以明经饬行显名与世。”“唐尊衣敝履空。”颜师古注:“著敝衣蹑空履也。空,穿也。”第3095页。

  54《汉书》卷七二《贡禹传》:“孝文皇帝衣绨履革。”第3069-3070页。《汉书》卷六五《东方朔传》:“(孝文皇帝)贵为天子,富有四海,身衣弋绨,足履革舄。”颜师古注:“革,生皮也。不用柔韦,言俭率也。”第2858-2859页。《汉书》卷八七下《扬雄传下》:“逮至聖文,隨風乘流,方垂意於至寧,躬服節儉,綈衣不敝,革鞜不穿,大夏不居,木器無文。”所谓“革鞜不穿”,颜师古注:“言不穿敝而已,無取紛華也。鞜,革履,音踏。”第3560-3561页。

  55《汉书》卷七七《郑崇传》:“哀帝擢为尚书仆射。数求见谏争,上初纳用之。每见曳革履,上笑曰:‘我识郑尚书履声。’”颜师古注:“孰曰韦,生曰革。”第3255页。

  56《三国志》卷一《魏书·武帝纪》裴松之注引《魏书》,第54页。

  57《后汉书》卷七八《宦者列传·张让》,第2535页。

  58(5)《后汉书》卷八四《列女传·董祀妻》,第2801页。

  59《史记》,第2034-2036页。

  60《史记》卷八《高祖本纪》,第381页。《史记》卷一三〇《太史公自序》:“运筹帷幄之中,制胜于无形,子房计谋其事,无知名,无勇功,图难于易,为大于细。作《留侯世家》第二十五。”第3312页。

  61《晋书》,中华书局,1974年版,第2304页。

  62(宋)陈亮:《龙川集》卷二一,清宗廷辅校刻本,第186页。

  63黄晖:《论衡校释》(附刘盼遂集解),中华书局,1990年版,第928-929页。

  64(唐)瞿昙悉达编,李克和校点:《开元占经》,岳麓书社,1994年版,第438-439页。

  65(唐)释法琳:《辩正论》,《大正新修大藏经》本,第105页。

  66(唐)王绩:《王无功文集》卷五《杂著》,清钞本,第29页。

  67《史记》,第2756页。

  68《后汉书》,第1438页。

  69《后汉书》卷四一《锺离意传》李贤注引《意别传》,第1410页。

  70《后汉书》,第3427页。

  71《晋书》,第805页。

  72《晋书》,第1073页。

  73《宋书》,中华书局,1974年版,第933页。

  74《史记》,第2018-2019页。

  75《史记》卷九九《刘敬叔孙通列传》,第2722页。

  76《史记》,第2683页。

  77《史记》,第1542页。这一故事,《左传·昭公三十一年》有这样的记载:“季孙练冠麻衣跣行,伏而对曰:‘事君,臣之所不得也,敢逃刑命?君若以臣为有罪,请囚于费,以待君之察也,亦唯君。……’”对于所谓“练冠麻衣跣行”,杜预注:“示忧慼。”《春秋左传集解》,上海人民出版社,1977年版,第1590页。

  78《史记》,第434页。

  79《史记》,第188页。

  80《春秋左传集解》,第284页。

  81《史记》,第188-189页。对于秦穆公夫人的表现,《左传·僖公十五年》记载:“穆姬闻晋侯将至,以大子罃、弘与女简璧登台而履薪焉。使以免服衰绖逆,且告曰:‘上天降灾,使我两君匪以玉帛相见,而以兴戎。若晋君朝以入,则婢子夕以死。夕以入,则朝以死。唯君裁。’乃舍诸灵台。”所谓“履薪”,杜预注:“穆姬欲自罪,故登台而荐之以薪,左右上下者,皆履柴乃得通。”所谓“使以免服衰绖逆”,杜预注:“免、衰、绖,遭丧之服,令行人服此服迎秦伯,且告将以耻辱自杀。”而秦穆公的态度,《左传·僖公十五年》写道:“大夫请以入。公曰:‘获晋侯,以厚归也,既而丧归,焉用之?’”杜预注:“若将晋侯入,则夫人或自杀。”于是最终“乃许晋平”。《春秋左传集解》,第291、295页。

作者简介

姓名:王子今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郭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m5彩票重庆时时彩
网站地图 gt彩票江苏11选5 m5彩票时时彩 m5彩票重庆时时彩
申搏官网sunbet 申博现金网网址 申博正网入口 申博快速充值即时到账
棋牌60还能玩吗 k彩备用网址登入 www.188msc.com登入 环亚国际登陆网址
m5彩票PC蛋蛋 m5彩票五分彩 m5彩票黑龙江时时彩 gt彩票江西时时彩
m5彩票韩式1.5分彩 m5彩票安徽快三 m5彩票韩式1.5分彩 gt彩票北京时时彩
888sbib.com 568XTD.COM 811TGP.COM 587DC.COM 518XTD.COM
686jbs.com 158jbs.com 67ib.com 3445111.COM 8NJS.COM
300xsb.com 918psb.com 28csb.com 99sbsg.com S6187.COM
675SUN.COM 8HBS.COM 989jbs.com 729sun.com 1111XS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