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语言学
英汉语法体标记的内在共性与启示
2021年03月31日 16:57 来源:《西安外国语大学学报》2019年第2期 作者:姜兆梓 字号
2021年03月31日 16:57
来源:《西安外国语大学学报》2019年第2期 作者:姜兆梓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摘 要:英汉语法体形式标记具有共性,与“领有”和“存在”形式标记呈现一致性:即英汉完成体与“领有”借助HAVE (有) 标记,进行体和“存在”借助介词标记。语法形式上的共性预示了语法体貌意义上的一致性。该研究有助于进一步探讨进行体中动词-ing形式的渊源以及BE的本质属性。

  关键词:完成体;进行体;有;在

  作者简介:姜兆梓,临沂大学外国语学院副教授, 博士, 研究方向:理论语言学、句法学、儿童语言获得。

  基金:山东省社会科学规划研究项目“‘有'视角下的现代汉语非核心论元结构允准机制研究”(项目编号:17CYYJ02) 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1. 引言

  语法体包括完成体和进行体,又称视点体,强调说话者在陈述一个事态时采用不同视角,与词汇体共同运作语法。按照Verkuyl(1988)的说法,语法体运作在词汇体或事态体之上。英汉语语法体标记,如例(1)—(2)(暂不考虑“着、过”等) 1:

  (1) a. 小强吃了两个苹果

  b. John has eaten two apples

  (2) a. 小强在吃苹果

  b. John is eating an apple.

  本文将论证三个问题:1)上述英汉语法体标记具有形式共性;2)语法体标记与“存在—领有”具有形式和意义上的平行性;3)英语V-en及V-ing的形式来源和意义以及其与“了”“在”的关系。

  2. 从BE和HAVE说起

  BE和HAVE本是哲学界探讨的话题,后受到语言学界关注。沈家煊(2010:392)说“对西方人来说,to be还是not to be,这是个首要问题;对中国人来说,‘有'还是‘无',这是个首要问题”;王文斌、何清强(2014)据此论证汉语具有空间性、英语具有时间性特质;刘晓林,等(2015:72-75)认为在英语中BE到HAVE的历史演变对英语语序类型产生了重要影响。

  在英语中 BE和HAVE分别用于存在句和领有句,如例(3)—(4):

  (3) a. 小强(那儿)有两个苹果。

  b. John has two apples.

  (4) a. 苹果在小强那儿。

  b. The apples are on John.

  依据Lyons(1977),存在句和领有句联系密切,存在句指明了物体存在的时间或者空间,而领有句的所有者是抽象处所。若从BE和HAVE看,HAVE被视为“BE+介词”拼读的产物 (Dikken 1995),即BE+P=HAVE。这一假设可直接见证于一些语言,如例(5)中的葡萄牙语(Freeze 1992:587) :

  (5) a. O menino tem fome.

  冠词 孩子 have 饥饿

  b. O menino esta com fome.

  冠词 孩子 be with 饥饿

  除此之外,BE和HAVE还分别出现于进行体和完成体中,用作体貌助词,如例 (6) :

  (6) a. John is eating an apple.

  b. John has eaten two apples.

  在使用HAVE表达“领有”的语言中,借助HAVE表达完成体貌具有普遍性,如例 (7) :

  (7) a. I have bought a book. (英语)

  b. yo he comprado un libro. (西班牙语)

  c. Marie a acheté une nouvelle jupe. (法语)

  d. 宿題 は もう し て あります. (日语)

  例 (7) 中HAVE,HE,A和あり分别对应于汉语的“有”,并在不同语言中借助这一形式构成完成体。这一共性也适用于汉语,比如古代汉语和一些汉语方言中就存在借助“有”表达完成体的情形,如例(8)—(9):

  (8) 子路有闻,未之能行,唯恐有闻。(论语·公冶长)

  (9) a. 他有买书。——他买书了。 (Wang 1965)

  b. 我有接到通知。——我接到通知了。 (福州话, 郑懿德 1985)

  若考察汉语普通话会发现, “有”的这种用法虽然受限, 但仍存在一些痕迹, 可出现于否定如例 (10a) 或动名词情形如例 (10b) :

  (10) a. 他没有买书。

  b. 他有进步。 (朱德熙 1982;王冬梅 2014)

  但是汉语普通话中最广泛用来表达完成体标记的是“了”和“过”,而非“有”,“了”和“有”之间是否关联一直是语言学界讨论的话题。Wang (1965) 视之为“有”的变体, 胡建华 (2008:399) 则认为:

  “实现”就是“有”,“ 拥有”一个事件就是“经历”一个事件,而事件的“经历”正是事件的“实现”。“一个事件拥有者就是该事件经历者”。当“有”对事件或状态作断言时,“有”分别选择 VP 或 TP 做补足语,实现为“了”和词汇性动词“有” 。

  上面所列古代汉语和汉语方言中的语言事实实际上也支持这一假设。更为重要的是,如果认可作为动词的“有”与介词“在”关系密切且具有转换关系,那么具有相同形态的体貌助词也应存在相同的转换。汉语语言内部句式转换的事实证据也直接印证了“了”是“有”的变体这一假设,如例 (11) — (12) :

  (11) a. 小强有两个苹果。

  b. 苹果在小强那儿。

  (12) a. 小强吃了两个苹果。

  b. 小强在吃苹果。

  例(11a)表达事物,借用“有”和“在”表达“领有”和“存在”;例(12b)与事件相关,借用“在”表达事件的进行,相对应的完成体貌应该为“有”,表达事件“领有”,与事物 “领有”的语法表现呈现一致性。英语对应形式如例(13)—(14):

  (13) a. John has two apples.

  b. Two apples are on John.

  (14) a. John has eaten two apples.

  b. John is eating apples.

  至此可得到一个初步结论:英语和汉语借助HAVE表达事物“领有”和事件完成, 其中事件完成可理解为“事件的领有”;汉语借助“在”表达存在和进行体貌, 英语借助BE表达存在和进行体貌, 英汉语之间差异似乎颇为明显。

  3. 英汉语法体形式标记的一致性

  如上所述, 若“了”是“有”的变体, 英语和汉语的语法体标记可标记为例 (15) — (16) :

  (15) a. 小强有吃两个苹果。

  b. 小强在吃苹果。

  (16) a. John has eaten two apples.

  b. John is eating an apple.

  若要论证汉语和英语语法体标记具有一致性, 还需要解决两个问题:“了”表达完成;英语进行体中包含与“在”类似的语法标记。

  首先看“了”。沈家煊 (2010:395) 认为不应把“了”和英语里的完成体同等看待, “了”表示动作的实现。他以例 (17) 中的四个句子说明“了”表实现, 不表示完成:

  (17) a. 门口站了一个警卫。

  b. 他们打了起来。

  c. 山上的叶子红了大半。

  d. 小王现在有 (了) 很大的改变。

  沈家煊认为 (17a) 也可以说成“门口站着一个警卫”, 意思基本不变, 但大量研究证据并不支持这一观察。虽然二者互换后是合格的句子, 但并非是意义相同的句子。首先, 带“了”的句子表达一个完整的动态现实事件, 采用外部视角观察事件, 事件不可分解;带“着”的句子表达一个非完整的强静态持续事件, 采用内部视角观察事件, 事件可分解 (戴耀晶 1990:104) 。采用外部视角观察的一个完整事件至少涉及三个过程:事件的起始、事件的持续和事件的终结。“了”表达事件的起始、持续和终结;“着”仅仅表示事件的持续, 不包含事件的起始和终结。也正因为如此, 二者存在语用差异, 前者具有语用预设功能而后者没有, 如例 (18) (税昌锡 2011:242) :

  (18) a. 门口站了一个警卫。

  预设:门口原来没有警卫。

  b. 门口站着一个警卫。

  预设:*门口原来没有警卫。

  这一差异还可以通过平行变换显示出来, 如例 (19) :

  (19) a. 门口站了一个警卫。

  b. 门口站着一个警卫。

  a1.*门口站了的是一个警卫。

  b1.门口站着的是一个警卫。

  a2.*一个警卫在门口站了。

  b2. 一个警卫在门口站着。

  我们认为 (19a1) 和 (19a2) 不合法的原因就在于“了”隐含“终结”用法:当判定某人某物时, 需强调持续的状态, 故 (19a1) 不合法而 (19b1) 合法; (19a2) 与 (19b2) 合法性的差异在于“在”与“了”意义的冲突和与“着”意义上的一致。之所以沈家煊认为“了”“着”替换后意思不变可能忽视带“了”句子也具有持续意义;同时汉语很多动词不但用于事件的起始和终结, 也用于持续, 与英语存在本质的区别, 如例 (20) :

  (20) a. 这头牛昨天死了。

  That cow died yesterday.

  这头牛死了三天了。

  The cow has been dead for three days.

  b. 我昨天借了一本书。

  I borrowed the book yesterday.

  我这本书借了三天了。

  I have had the book for three days.

  沈家煊认为无法确认 (17b) 中“打”到底表示完成还是开始。但由于“打”与“起来”联合, 表示一个瞬间动作, 该类动作在一个瞬间开始并终结, 故很难判定“打了起来”表示完成还是开始, 但并不意味着没有开始和完成。类似的动词有“死、走失、丢失、进来、出去”等。 (17c) 难以判定是性状“红”的终结还是出现也不是问题, 因为后面的“一片”表明是性状的结束, 同时是这一性状的延续, 而非新的性状的开始 (金立鑫 2002:38) 。按照本文的思路, (17d) 中“了”可有可无是因为“了”为“有”的变体, 更重要的是“有”具词汇意义, “了”具功能意义。若都表示功能意义则不可同现, 如“*他有了买书”“*他没有了买书”。故依据上述论证, 在没有足够反面证据情况下, 我们认为“了”在汉语中就是表达完成2, 并与英语呈现一致性。下面再考察英汉语中的进行体形式。

  例 (11) — (12) 说明现代汉语中“有”无论做动词还是完成体貌助词, 都具有平行的转换形式。为方便起见, 重写为例 (21) — (22) :

  (21) a. 小强有两个苹果。

  b. 苹果在小强那儿。

  (22) a. 小强有吃两个苹果。

  b. 小强在吃苹果。

  若英语和汉语一样, HAVE做动词与on关系密切, 我们可以预测其做体貌助词时也应具有相应的转换关系, 如例 (23) :

  (23) a. John has eaten two apples.

  b. John is on eating apples.

  事实确实如此。古代英语存在该类情形, 如例 (24a) , 中世纪英语中的介词大多弱化为a, 如例 (24b) , 现代英语BE和v-ing间已经没有介词, 但也有极个别现象, 如例 (24c) :

  (24) a. ... Zyrstand?Z ic w?s on huntunZe ... (Helsinki Corpus, ?lfric, Colloquy 68)

  b. This gave him some chagreen: however, it gave him also an opportunity, one day, when the prince was a hunting, to wait on a man of quality ...

  (Helsinki Corpus, Period III/NI FICT BEHN 157)

  c. ... the Milke-mayd whilst she is in milking shal do nothing rashly or sodainly about the Cowe, which may affright or amase her, but ...

  (Helsinki Corpus, Period II/IS HANDO MARKHAM 108)

  这与Jesperson (1931) 的假设一致, 即英语中的进行体经历了两个历时变化:首先是BE+介词+V-ing形式, 其次由于读音弱化为a, 构成BE+a+V-ing形式, 最后a脱落, 形成现代英语中的BE+V-ing形式。这一形式还存在于一些印欧语系语言中, 如例 (25) 中的葡萄牙语:

  (25) Ele está a comer a ma??.

  他 be 介词 吃 一个 苹果。

  若上述论述正确, 英语和汉语的体貌表达形式具有本质共性, 区别仅在于进行体貌中BE的有无, 如例 (26) — (27) :

  (26) a. 小强有吃两个苹果。

  b. 小强在吃苹果。

  (27) a. John has eaten two apples.

  b. John is on eating an apple.

  4. 英汉语法体语法意义的一致性

  若把第一小节和第二小节的相关讨论置于一起, 将会发现补充完整的相关英汉结构具有平行性, 如例 (28) :

  (28) a. 小强有一个苹果。

  John has an apple.

  b. 苹果在小强那儿。

  The apple is on John.

  c. 小强有吃一个苹果。

  John has eaten an apple.

  d. 小强在吃苹果。

  John is on eating an apple.

  例 (28a) 和 (28b) 表达的是事物的“领有”和“存在”, 与空间相关, 例 (28c) 和 (28d) 的表达与事件关联, 与时间相关。凸显出“有”HAVE和“在”ON实义词和虚义助词的双重属性。形式上的平行性往往预示意义上的一致性。

  关于体貌意义研究的共识之一是体现了说话者对事件的观察视点, 所以语法体也往往被称为视点体 (林若望 2017:3) :完成体的观察角度是外部, 将一事件视为一个整体聚焦来进行陈述, 涵盖事件的起始、持续和终结部分, 具有完整性;进行体的观察角度是内部, 只聚焦事件的某一部分进行陈述, 关注对象是事件的持续部分, 具有非完整性 (戴耀晶 1991;林若望 2017) 。因此, 汉语和英语进行体貌呈现出与“着”相同的句法表现, 不能与时间区间词汇、标示动作计量的词汇以及表示动作结果的词汇同现, 如例 (29) , 但是表示完成体的可以, 如例 (30) (戴耀晶 1991: 95-96) :

  (29) a. *小强在吃那个苹果三分钟。

  *John is eating the apple for three minutes.

  b. *小强在吃那个苹果两次。

  *John is eating the apple twice.

  c. *小强在吃完那个苹果。

  *John is eating up the apple.

  (30) a. 小强吃了那个苹果三分钟。

  John has eaten the apple for three minutes.

  b. 小强吃了那个苹果两次。

  John has eaten the apple twice.

  c. 小强吃完了那个苹果。

  John has eaten up the apple.

  值得注意的是, 无论时间区间词汇、计量词汇还是动作结果词汇修饰的都是事件而非宾语所指事物。依据Vendler (1967) 对动词的划分, “吃”属于活动事件, 具有[+持续性]、[+动态性]和[-自然终点]特性, 但对动词事件类型的影响并不仅仅拘泥于动词本身, 还受宾语和其它修饰语的影响 (林若望 2017:4) 。如“吃一个苹果”并不属于活动事件, 而是属于达成事件, 具有[+持续性]、[+动态性]和[+自然终点]特征。完成体和进行体的语法意义之一是前者可以有终点, 后者不可有终点, 否则就不合法。但“吃一个苹果”既可以与完成体, 也可与进行体结合, 如例 (31) :

  (31) a. 小强吃了一个苹果。

  John has eaten an apple.

  b. 小强在吃一个苹果。

  John is eating an apple.

  原因在于其表达的层面不同:“吃一个苹果”属于词汇体层面, 进行/完成体属于语法层面, 故二者产生不了语法意义冲突。“吃一个苹果”在词汇体层面表达成, 具有终结特征, 与“了”结合后, 由于完成体具有完整性特征, 也包含终结性特征, 词汇体和语法体意义上具有一致性;与“在”结合后, 进行体具有非完整性特征, 不包含终结性特征, 故词汇体和语法体不具有意义一致性, 最终结果仍表事件的持续而非事件的终结。

  按照事件发生过程,任何一完整事件都有事件起始前的预设和事件终结后的状态(税昌锡 2011),故完成体所蕴含的事件终结后也应存在终结后的状态。但对于“了”语法意义起初视为“完成”,表示行为的结束(吕叔湘 1980)或者动作的完成(Chao 1968),并未意识到状态的持续。之后的研究无论认为“了”的语法意义表“完成”还是“实现”,逐渐开始注意到事件终结后的状态意义(刘勋宁 1988;金立鑫 2002;林若望 2017),区别在于是否承认部分还是所有该类句式具有“状态延续”。主要分歧在于是否把下列句式视为持续,如例 (32) :

  (32) a.吃了:弱持续性动词+了;

  b.养了半年的兔子:强持续性动词+了+宾语;

  c.熄了一夜的灯:非持续性动词+了+宾语;

  d.他写了一个字:弱持续性动词施事主语句/动词后时段成分+了。

  金立鑫(2002)认为 (32) 各例均表示“实现+结束”,不具有“持续”意义。但我们更赞同林若望(2017)上述句式具有“持续”特征的论断。依据过程哲学,活动终结即转为事件的遗留状态,或林若望(2017:7)所说的结果状态。这在英语中的表现更为明显,或者以形容词,或者以过去分词表达遗留/结果状态。无论形容词还是过去分词,都被认为具有形容词的性质,表达状态,如例 (33) :

  (33) a. He turned off the light one hour ago.

  The light has been off for one hour.

  b. He wrote the character one hour ago.

  He has written the character for one hour.

  例 (33a) 动词短语具有瞬时性, 以形容词/介词表达事件遗留状态的持续, 该类动词还包括“die, leave, arrive”等;例 (33b) 动词短语性质具有非瞬时性, 或者动词本身具有持续性, 或动词行为可反复, 如例 (34) , 可以直接以动词过去分词形式表达状态的持续:

  (34) a. He has jumped on the bed for five minutes.

  b. He has knocked at the door for ten minutes.

  在英语中,动词的过去分词形式性质虽然具有争议,但比较一致的看法是在古代英语中其形容词性强于动词性。最为显著的表现是古代英语有“BE+动词过去分词”,同时表达三种语法意义:主动、完成和被动(刘晓林 2016:72)。虽后来完成体形式发展为“HAVE+动词过去分词”,但其具有形容词性不可否定,并且在现代英语中仍有存留,如例 (35) :

  (35) a. The vase is broken.

  b. He is gone.

  c. He is retired.

  也正是基于以上观察, 我们认为英语完成体与汉语完成体一样, 都有“完成+状态延续”的意义。只不过英语中的“完成”由HAVE表达, “状态延续”意义由过去分词表示, 而汉语中的“了”融合了以上两种意义, 表达“实现/完成+状态延续”意义 (林若望 2017) 。

  回到英语和汉语的进行体。从表面看, 英语和汉语的进行体标记有如下不同, 如例 (36) :

  (36) a. 英语使用BE, 汉语不使用;

  b. 英语没有类似on类的词汇表达事件进行, 汉语可以使用“在”“着”等表达事件进行;

  c. 英语进行体中的动词使用-ing形式, 汉语进行体中的动词使用原型。

  但是如果按照第一节的论述, 英语进行体本来含有on类介词, 只是后来脱落了而已。如此, 英语进行体与汉语不同之处仅有两点:一是BE的有无, 反映出英语是BE型语言;二是屈折形态是否出现, 说明英语是形态语言, 而这两者正是英语和汉语差别的具体表现形式。暂不考虑差异之处, 只考虑英汉进行体相同之处, 我们发现其意义一致:首先, 英汉进行体都具有非完整性, 如例 (29) ;其次, 都具有持续性特征, 这也是介词所具有的特征, 如例 (37) :

  (37) a. 书在桌子上。 The book is on the table.

  b. 他在学校。 He is at school.

  例 (37) 表达的是事物状态, 具有持续性。依此类推, 进行体也应如此, 如例 (38) :

  (38) a. 他们在跳舞。 They are on dancing.

  b. 他们在散步。 They are on walking.

  例 (38) 没有预设和遗留状态, 或者说预设和遗留状态是一致的, 显示出过程的同质性, 表明事件是持续的。这一点还表现在与瞬时动词不相容上, 因为瞬时动词语义上不具有持续性, 起点与终点重合在一起, 如例 (39) :

  (39) a. *那个老头在死。

  b. *那个运动员在赢这场比赛。

  c. *那辆火车在到车站。

  d. *那个小孩在跌。

  但是我们同时发现, 上述动词在英语中都可以出现在进行体中, 如例 (40) :

  (40) a. The old man is dying.

  b. The athlete is winning.

  c. The train is arriving at Beijing.

  d. The boy is falling down.

  我们认为上述动词之所以能在英语中出现在进行体中, 在于其具有累积的用法。汉语部分累积动词实际也有这种用法, 如例 (41) :

  (41) a. 那个老人正在慢慢地死去。

  b. 那个运动员正在赢取这场比赛。

  c. 那辆火车正在缓慢地到达车站。

  d. 那个小孩正在朝地上跌倒。

  “死去、赢取、到达、跌倒”等动词属于达成动词, 在事件达成之前, 须有一个过程, 所以可以使用进行体, 强调的是达成之前的状态, 而非达成的结果。

  5. 结语

  本研究表明, 英语和汉语在表达完成体貌和进行体貌时借助HAVE (有) 和ON (在) 上呈现出一致性和平行性, 且与事物层面的“领有”和“存在”呈现一致性和平行性。这种一致性和平行性实际反映出了语言的共性, 也凸显出了事件和事物具有某种程度上的一致性:无论事物还是事件都可被“领有”, 都可处于某种状态。这一共性的探究也甄别出了英语的个性:完成体中动词过去式有形态标志;进行体中动词使用ing形式3;进行体借助BE。其中动词过去分词形式可能具有形容词性质;动词进行体使用ing形式在于前面存在介词形式。

  值得注意的是英语为何借助BE表达事物“存在”和进行体?如果换一个视角, 从汉语角度看, 即使不借助BE, 也可直接使用ON (在) 表达事物“存在”和事件“进行”。这样BE反而显得多余了。BE在汉语中常被翻译为“有”“是”“在”, 且不与其任何一个直接一一对应。问题是BE并非汉语中的“是” (Wu 2011;沈家煊 2016) ;“在”由ON表达, 无需借助BE;“有”也与“在”存在转换关系 (姜兆梓 2015:20) , 二者区别体现的是观察事态的角度不同 (外部视角与内部视角) , 并不一定借助BE, 如汉语。可见BE不但与“有”“是”“在”不存在一一对应关系, 更是不表达三者中任何一个的意义。至于其本质是什么仍需细加研究, 或者这正是哲学界和语言学界虽长期研究仍未取得共识的关键所在4。

  参考文献

  [1]Chao, Y.R.A Grammar of Spoken Chinese[M].Berkeley and Los Angeles: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68.

  [2]Dikken, M.D.Particles:On the Syntax of Verb-Particle, Triadic, and Causative Constructions[M].New York: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5.

  [3]Dikken, M.D.Relators and Linkers:The Syntax of Predication, Predicate Inversion, and Copulas[M].Cambridge, MA:MIT Press, 2006.

  [4]Dryer, M.S.The Greenbergian word order correlations[J].Language, 1992 (1) :81-138.

  [5]Elsness, J.On the progression of the progressive in early modern English[J].International Computer Archive of Modern English Journal, 1994 (18) :5-25.

  [6]Freeze, R.Existentials and other locatives[J].Language, 1992 (3) :553-595.

  [7]Jespersen, O.The Philosophy of Grammar[M].London:George Allen&Unwin Ltd, 1931.

  [8]Lyons, J.Semantics[M].London: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77.

  [9]Rissanen, M.Helsinki Corpus[DB/OL]. (1991) [2018-03-17]http://www.helsinki.fi/varieng/CoRD/corpora/Helsinki Corpus/.

  [10]Vendler, Z.Linguistics in Philosophy[M].Ithaca, NY:Cornell University Press, 1967.

  [11]Verkuyl, H.J.Aspectual asymmetry and quantification[A].In V.Ehrich.&H.Vater (eds.) .Temporal Semantik:Beitrige zur Linguistik der Zeitreferenz[C].Tübingen:Niemeyer Verlag, 1988:220-259.

  [12]Wang, W.S.Y.Two aspect markers in Mandarin[J].Language, 1965 (3) :457-470.

  [13]Wu, Y.The interpretation of copular constructions in Chinese:Semantic underspecification and pragmatic enrichment[J].Lingua, 2011 (5) :851-870.

  [14]戴耀晶.现代汉语表示持续体的“着”的语义分析[J].语言教学与研究, 1991 (2) :92-106.

  [15]胡建华.现代汉语不及物动词的论元和宾语---从抽象动词“有”到句法-信息结构接口[J].中国语文, 2008 (5) :396-409.

  [16]姜兆梓.“吃食堂”及其相关句式中的非对称性[J].现代外语, 2015 (1) :15-25.

  [17]金立鑫.词尾“了”的时体意义及其句法条件[J].世界汉语教学, 2002 (1) :34-43.

  [18]林若望.再论词尾“了”的时体意义[J].中国语文, 2017 (1) :3-21.

  [19] 刘晓林.英汉语序类型特征形态句法基础对比研究[M].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 2015.

  [20] 刘勋宁.现代汉语词尾“了”的语法意义[J].中国语文, 1988 (5) :312-330.

  [21]吕叔湘.现代汉语八百词[M].北京:商务印书馆, 1980.

  [22]税昌锡.事件过程与存现构式中的“了”和“着”[J].语言科学, 2011 (3) :231-245.

  [23]沈家煊.英汉否定词的分合和名动的分合[J].中国语文, 2010 (5) :387-399.

  [24]沈家煊.名词和动词[M].北京:商务印书馆, 2016.

  [25]王冬梅.从“是”和“的”, “有”和“了”看肯定和叙述[J].中国语文, 2014 (1) :22-34.

  [26]王文斌, 何清强.论英语“be”与汉语“是/有/在”[J].外国语, 2014 (5) :2-10.

  [27]郑懿德.福州方言的“有”字句[J].方言, 1985 (4) :309-313.

  [28]朱德熙.语法讲义[M].北京:商务印书馆, 1982.

  [29] 杨伯峻.论语译注[M].北京:中华书局, 1980.

  注释

  1 语法体的表达具有多样性 (Dryer 1992:98) 。这一论述的启示是:无法以英语作为绝对的参考标准考察汉语语法现象, 只能从部分或局部出发进行对比研究。

  2 刘晓林 (2015:88-93) 也认为汉语中的“有”是一个体标记, 并从共时和历时的角度对HAVE和“有”的体功能用法做了简略比较。

  3 依据Elsness (1994:5) , 英语进行体中使用动词ing形式这一用法并未出现于和英语近似的语言中。

  4 国外有的学者 (Dikken 2006) 认为BE可能仅仅具有句法倒装作用, 如: (1) a.John is the boy.The boy is John.b.The book is on the table.On the table is a book. (2) a.I consider John my best friend.b.*I consider my best friend John.c.I consider John to be my best friend.d.I consider my best friend to be John.尤其 (2a) 和 (2b) 与 (2c) 和 (2d) 之间的在倒装中非法与合法的不对称性似乎凸显出了BE的作用。

作者简介

姓名:姜兆梓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马云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m5彩票重庆时时彩
网站地图 m5彩票河北快三 gt彩票台湾5分彩 m5彩票广西快十
申博游戏客户端 太阳城电子娱乐游戏 太阳城手机登陆网址
kk彩票台湾5分彩 皇国际娱乐网站 红树林时时彩平台登入 竞彩足球上3g娱乐
m5彩票斯洛伐克 m5彩票上海11选5 gt彩票上海快3 gt彩票韩式28
m5彩票江苏11选5 gt彩票东京1.5分彩 gt彩票黑龙江时时彩 m5彩票北京快乐8
XSB577.COM 578XTD.COM 388TGP.COM 217SUN.COM 3445111.COM
797psb.com 911XTD.COM S618H.COM 987PT.COM 887XTD.COM
1113898.COM 304sun.com 587XTD.COM ex138.com na138.com
XSB886.COM 22sbib.com 698XTD.COM S6189.COM ib48.com